077,對她好,就是對蠻王好

很快,也有人過來拎水靈球,等到後來的,就只能和別人共用,或自己想辦法了。

這些水靈球並不是水之靈,而是她用特殊的方法將飲用的純淨水裝進了水系儲靈球,對於一般人來說制作方法復雜了一點,但是對她而言不難,所以水靈球用光了,她也不心疼。

雀澤洗完澡朝明霧顏走了過來,小聲道:“小師妹,我們在魔獸森林還要呆兩個月,你的靈器什麼的要省著點用,知道嗎?”

小師妹方才這一下就使用了數十個儲靈球,這往後的日子可就更難了。

明霧顏撓了撓頭,她沒有想這麼多。“師兄,你的藥也給我用光了,怎麼辦?”

雀澤笑笑,“算了,等到達山谷時,我們再找點草藥什麼的,讓小雅再煉制一點。”

“嗯。”明霧顏點頭,心中還是有些歉意的。

就像師兄說的,她們的歷練才開始,還有兩個月的時間要過呢,各方面一定要注意一點才行。

“別擔心,我這裡還有一些備用藥,比雀澤的蛇蟲鼠蟻藥還要毒。”肖騎笑著走了過來。

明霧顏汗顏,還好自己剛才不是跟肖騎師兄拿的藥,不然這會兒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收場了。

大師兄蒙歌清點了傷亡人數後才走了過來,“紫蘇老師,我們這一隊有三十個新生退出了歷練,帶傷的還有四十個,你們還要跟我們同行嗎?”

紫蘇看了一眼自己的五個學生,“你們自己決定!”

肖騎和雀澤他們不約而同的看向了明霧顏,因為她小,也有主見,大家都想聽聽她的意思。

明霧顏點了下頭,然後看了看雀雅和龍甜。

她們兩人也點了下頭。

“他們已經決定了,還與你們同行,你去跟南樹說吧!”紫蘇做出了決定。

Advertising

蒙歌點點頭,“好!”

一柱香後,他們再次前行……

另一邊,紅魔正在跟雪易寒彙報著魔獸森林裡的歷練進度,一說到明霧顏時,紅魔的眼睛都放光了。

“蠻寒,那丫頭已經遇到了一群妖猴,一群蛇,一群食人劍鳥,全是有人故意為之,你不打算直接將那丫頭接過來嗎?”

在他看來,蠻寒的女人要什麼歷練,直接弄進來培養感情好了,歷練嘛,到時候他直接弄幾頭魔獸給她殺殺就好了。

雪易寒的目光沉了沉,淡淡的道:“不用。”

紅魔聽後怪叫了一聲,“不用嗎?魔獸森林怪獸如林,你不怕她真的受個傷什麼的啊?”

“你去,剛才故意給混沌寶寶找麻煩的人,你也弄點魔獸過去給他們歷練一下,至於混沌寶寶那邊,順其自然。”

雪易寒眨了眨眼,收回了視線;。

既然那丫頭很用心的在歷練,那就好好歷練吧!

“好吶!”紅魔應了一聲,立即就走了。

此時,明霧顏他們已經到了一片山谷,聽說,這裡是第一重山中藥草最多的地方,但也是魔獸最多的地方,真正的第一重山歷練就是在這邊。

明霧顏怕麻煩,直接將餛飩給拎了出來,怎麼說它也是五階靈獸,出來鎮鎮場子也不錯。

還別說,餛飩一出現,那些小看明霧顏的人立即不說話了,因為有眼力勁的人都知道,這是一頭五階的靈獅,現如今能養五階靈獸的人在整個御天學院也是不多的。

就在大家准備休息吃東西的時候,餛飩忽然朝旁邊的草叢裡一撲,撲騰幾下,直接叨了一條無比巨大的蛇過來。

Advertising

“主人,這是低階的魔蛇,你取出它的魔丹,第一關你就算過了。”

明霧顏一怔,看了一眼那條已經死透的蛇,取出自己的匕首,呆呆的道:“那個,魔丹在哪裡?”

這時雀雅走了過來,指著蛇的中部的一個位置道:“這兒,從這兒下刀。”

“哦!”明霧顏呼出一口所,朝蛇的中部扎出一個洞,那蛇血頓時飆到了她的臉上,惹得四周看著這一幕的人哈哈大笑。

那些羨慕明霧顏居然這麼快能過第一關的人,也都大笑了起來。

他們這個小師妹還真是可愛!

明霧顏被大家笑得有些發囧,下起刀來也狠了些,好在很大它在蛇肚子裡看到了一顆淺紅色的魔丹,取下來後,她終於松了一口氣。

雀雅笑著拿出帕子替她擦試著臉上的蛇血,“沒事的,等你多殺幾頭魔獸就熟練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小師妹,你這蛇肉要不要,不要我們就煮了吃了。”南樹老師隊伍裡的一個師兄喊了一句。

明霧顏忙搖頭,“不要不要。”

她才不要吃蛇肉,以前沒穿越時,她也不吃蛇肉的,哪怕長得像蛇的黃鱔她也是不敢吃的。

見她不要,另一邊的人也笑開了,高興的把蛇扛走了,因為他們說蛇肉比普通魔獸美味。

就在那邊蛇肉飄香的時候,餛飩忽然又跑來了,從稍遠一點的地方又咬死了一條蛇,拖了過來。

這條蛇比之前那條還要大,看著非常惡心。

Advertising

明霧顏推了下龍甜,“你,這條蛇的魔丹給你。”

龍甜意外的道:“你不要嗎?”

雖說這一關一個魔丹就能過關,但是,獲得越多魔丹,到時候回到學院時就能憑魔丹的多少和品階得到名次啊!得到前十名的人都是有獎勵的呢!

“我不要,我只要能過關就行。”明霧顏沒有大志向,能過關就行。

雀雅笑著推了下龍甜,“去吧,我們小師妹怕蛇!”

龍甜一愣,忽而一笑,直接去取了那條蛇的魔丹,然後將蛇肉扔給了別人。

“今天晚上就在這兒休息了,趁著天色還早,你們幾個搭一個帳篷吧!”紫蘇坐在一塊大石上吩咐著;。

“好。”雀澤看了一下地形,選了一塊靠大石的地方,“小雅,你和兩個師妹來幫忙。”

其實大家出來歷練,少有人會搭帳篷的,因為突發事件多,但是有女生的隊伍裡,有時候還是會搭一個簡易帳篷的。

明霧顏笑著拉了下雀澤,“師兄,不用這麼麻煩搭帳篷,我有更好的東西。”

說著,她拿出了一個像一把傘一樣的東西,往地上一放,傘自動張開,變大,最後完全成了一個傘形的亭子,亭子的四周垂下來幾塊薄薄的布料,若現若現的,怪好看的。

雀雅和龍甜高興的圍著這亭子轉來轉去,好奇的道:“這東西好奇怪,好有意思。”

紫蘇也打量著這個傘亭,若有所思的道:“傘骨和傘柱用的是九階的火系魔獸骨,傘頂和四周的牆布用的是有刀槍不入效果的千年天蠶絲,牆布的連接用了三十六顆定風珠,用料講究,想法獨特,就是品階低了點,一看就是個初學者的作品。”

紫蘇沒有點明,但是明霧顏就是知道,紫蘇老師是知道這東西是自己做的,而且,自己也沒有猜錯,這紫蘇老師確實是個煉器師,而且他剛才說的,分毫不差。

她當初在禁室沒事做,雪易寒就教她制作靈器,考慮到要出去野外歷練,她就試著做了這個,多余的魔獸骨,她就制作成了火柴。

當然了,提供這些東西的人,當然就是雪易寒了。

龍甜才不管這東西用什麼做的,她跑到了傘亭裡面,發現裡面沒風,很舒適,便高興的拿出軟枕和薄被直接鋪下來。

“哇,真舒服!”

雀雅也是笑笑,她知道,這東西一定是小師妹做的,不過,她並不想說出來,讓其他人知道,所以也拿出了被褥鋪下,然後贊嘆了一句,“確實舒服!”

這傘亭太漂亮,太惹眼,很快,路過的千嬌她們在發現這傘亭是明霧顏她們幾個的,真是氣得不輕,最後咬牙,說了一句酸話就走了。

“丟人現眼,這麼惹眼,遲早被魔獸吃了去!”

走在她前面的白芍停了下來,發現明霧顏他們與大師兄蒙歌他們一起時,皺了下眉,說了千嬌一句,“都是同門師姐妹,不要這麼壞心眼。”

千嬌咬了下唇,沒敢反駁她,然後跟著他們的領隊老師走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明霧顏是被一陣哭聲吵醒的,爬起來,就聽雀雅在對龍甜說話。

“那明若妍是活該,大清早的被一頭魔獸給咬了手,聽說有兩個手指頭都被魔獸吃進肚子裡了,這下就算她有靈藥無數,也沒辦法長出新的來了。”

“就是,活該,哭得吵死人了。”龍甜也冷哼了一聲。

明霧顏臉都沒洗,就掩開了布簾,“她真的這麼倒霉啊?”

雀雅見她醒了,笑道:“可不是,這是自作孽,天收!快洗臉吧,一會兒我們和師兄他們去山谷裡采藥,這傘亭也收了吧!紫蘇老師說,我們要和大師兄他們那一隊分開走了。”

“嗯!”明霧顏快速的洗速,然後整理好東西,將自己的傘亭收回,放回了空間裡。

蒙歌因為在給明若妍治傷,所以他回頭對站在外邊的明霧顏他們說道:“小師妹,你們自己進山谷吧,小心一點,山谷裡有不少守護靈草的魔獸。”

明若妍本來還在鬼喊鬼叫的,一聽到明霧顏的名字,她立即就不哭了,她恨恨的瞪了一眼明霧顏,心下不平,為什麼她受傷了,那明霧顏卻是活得好好的,明明她的靈蛇叫了那麼多的蛇去圍攻明霧顏他們的;。

明霧顏看也沒看明若妍,對著蒙歌點了下頭,“好,那大師兄,我們就先走了。一會兒就不返回來了,你們也注意安全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路上小心點!”蒙歌溫柔的笑笑。

紫蘇看了南樹一眼,點了下頭,就領著自己的五個弟子走了。

這一次火恆這一隊人傷了不少,南樹這一隊御藥門的人數眾多的,怕是要留在這裡給這些人療傷好幾天了。

山谷內,各種藥草飄香,這對於御藥門的人來說,其實是一種福音,因為它們全是免費的。

“小師妹,你如果看到自己喜歡的藥草也可以采上一點,你沒上過多少御藥課,要是空下來,我教你煉藥。”雀雅一邊注視著四周的藥草,一邊對明霧顏說話。

第一關,大家除了殺魔獸過關,還會在這一關的山谷中盡可能的多煉制丹藥,然後准備好了再闖第二關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明霧顏也低頭找藥草,而且非常的認真。

其實她只認識一小部分,大部分藥草都是現代中醫上沒有過記載的,所以她比較頭疼,看來自己還需要好好學習才行。

最後,她干脆不找藥草,自己拿出醫書在旁邊看了起來。

餛飩則蹲在自己主人的腳下,時刻注意著四周的動靜。

龍甜和紫蘇也幫著找藥草,肖騎與雀澤則在旁保護他們,注意四周的動靜。

一上午的時間就這樣靜靜的過去了。

吃過午飯,雀雅開始煉制丹藥,明霧顏就在旁邊看著,看著那些藥草在那丹爐內慢慢的煉制成了丹液,再由丹液聚成了一顆顆丹藥,她真的覺得不可思議。

看著小師妹驚艷和崇拜的眼神,雀雅笑道:“我還只是初級煉丹師,煉藥水平我可以達到中級了,等你有機會見到大師兄煉藥煉丹,那才是一種享受,到時候眼珠子都給你看下來。”

明霧顏掩嘴一笑,煉丹這種東西她只在小說書上見過,現在能親眼見到,她已經覺得非常的震驚了,而且她也看不出什麼初級中級的。

“師姐,你煉的是什麼丹藥啊?”

“是普通的修復丹,用來修復輕微的內傷,剛好采到了這些藥,就煉這個了。”雀雅解釋道。

太高級的丹藥她也不會煉,煉藥散效果沒丹藥好,可不煉,剛采的藥草就浪費了,因為她現在可沒時間去將這些藥草烘干,制成干藥材。

下午的時候,雀雅依然在采藥,明霧顏依然在看書,一邊看,不時她還會在四周走上一圈,看看都有些什麼藥草。

其他人的分工也和上午差不多,時間過得平和而安靜。

第二天、第三天、第四天,第五天,明霧顏他們都是在山谷裡這樣度過了,好在,他們沒有遇到魔獸突襲。

雀雅這些天煉了很多丹藥了,她每個人都分了一些。

明霧顏在這五天裡,一邊啃書,一邊實地認藥草,基本上書上介紹過的數千種藥草都讓她認了個遍,偶有不認識的,紫蘇和雀雅給了她解答。

紫蘇看著明霧顏那認真的樣子,不時會嘴角笑一下,他敢說,這丫頭這五天的收獲,一定比人家在御藥門閉門冥思苦讀三五年的效果還要好;。

這個丫頭,是個有主見,有想法的,即使是學習方法,也比普通人想得長遠,有效。因此,他樂得在這片滿是藥草的山谷多呆上幾天。

第十天的時候,明霧顏開始看有關毒草的書籍了,看了五天,紫蘇終於開了口,“今天晚上,除了明霧顏和龍甜,你們三個必需每人解決一頭魔獸,明天一早,我們要進入第二重山。”

“好。”雀澤和肖騎立即點頭,他們在這片山谷呆的時間確實夠久了。

“小師妹,你不如現在給我們做個飯吧!我們好幾天沒吃熱乎乎的飯菜了。”雀雅也是信心十足的道。

兩個月的歷練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分之一,他們不能再耽擱了。

明霧顏也沒有多想,立即點頭答應了。“好啊!我馬上做。”

她不知道,她開始忙碌大家晚飯的時候,雀雅、肖騎、雀澤三人已經離開了山谷。

龍甜幫著明霧顏洗米做菜,紫蘇在一旁悠哉的等著,等她們的飯菜煮好,雀雅他們三人已經回來了,且每個人手上都多了一顆魔獸丹。

明霧顏愣了一會兒才道:“你們去找魔獸去了啊!怎麼這麼快的?”

雀雅笑嘻嘻的道:“多虧了你的餛飩了,它幫我們不少。”

明霧顏這才發現之前做飯時餛飩不在,她笑笑,獎勵性的摸了摸餛飩頭上軟軟的毛發,“一會兒給你好吃的。”

餛飩立即高興的舔了舔明霧顏的手背,“謝謝主人!”

另一邊,看到這一幕的雪易寒卻是皺起了眉,似不滿意一只靈寵居然能這樣放肆的親混沌寶寶。

他覺得,他要立個規矩才行,所以,他立即的兩指並攏,一團靈光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,眨眼擊中了魔獸森林裡的餛飩。

餛飩一驚,立即從明霧顏的手下竄了出來,嗚嗚的叫了兩聲,似在回應著那道靈光的主人。

聽到餛飩的保證,雪易寒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些。

正巧走近來的紅魔看到這一幕,一臉的稀奇,不過,他可不敢多說什麼,只當自己什麼也不知道。

“蠻寒,御天學院學子歷練的最新進展,風澤和南樹的隊伍已經進了第三重山,其余人全在第二重山,顏丫頭他們一隊最後,還在第一重山。現如今一共有四百三十一人退出了歷練。”

雪易寒聽後微微皺了下眉,“這麼多不中用的,罷了,已經退了的這些人,通知御天學院來人接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紅魔坐下來喝了一杯茶,若有所思的衝蠻寒笑了笑,“顏丫頭居然有心情在那兒認藥草認了半個月,真是一點也不心急啊!”

雪易寒揚了揚唇,“實地學習這方法好,比傻傻的背什麼藥理藥性有用多了。”

他的混沌寶寶很聰明!

“要不要我安排一下,讓綠澤擺個仙草毒草陣,考考她。考過了,就直接送她三頭魔獸殺殺,這樣她就不用辛苦的去獵殺魔獸了。”紅魔神秘的眨了眨眼。

雪易寒沉默了片刻,點了點頭,“可以!”

紅魔的唇立即裂開了,那弧度,都要翹上天了,他就知道,蠻寒一定會答應的。

第二天辰時,明霧顏他們終於進入了第二重山;。

令人意外的是,他們的眼前有著無數條的小道,讓人一時無法選擇。

紫蘇不禁皺眉,回頭對自己的五個弟子道:“我們運氣不好,遇上十年難遇的考核路了,每一條小道都只容一個人通過,人一踏進去,身後就被封住了去路。你們只能前行,走到終點,你們就能過關,否則,有可能命喪此地。”

說完,他又彎下了腰,將自己身上的百寶衣脫了下來,倒出了許多各色法寶,道:“你們幾個過來,每人挑選五樣,這也算是我們師徒一場的臨別禮物了。”

紫蘇之所以說得這麼悲觀,實則是十年前,他也倒霉的遇上了這種考核路,他所帶的學子,全部死在了這裡,所以,從那以後,他不送自己的弟子任何法定,只希望他們平時能更加好的做准備,強大自己……

可是經過這麼些天的相處,他其實挺喜歡這幾個孩子,由其是那個年紀最小的顏丫頭,所以,他不想她死在這裡面。

雪易寒在看到這一幕時,卻是勾了下唇角,“這家伙,今年到是大方起來了。”

紅魔聞言也凝聚靈氣,朝魔獸森林看了一眼,止不住的笑了起來,“還不是因為顏丫頭,那紫蘇挺照顧她的。”

“哼,算他識相!”

紅魔瞧著蠻寒愉悅的樣子,不由偷笑了起來。

看來,以後他也得對那丫頭好點才行,對她好,就是對蠻寒好,更讓蠻寒這家伙記好!

這邊,明霧顏撥開一堆靈器,選中了一個玉質的笛子,笛身很簡單,雕刻了一彎明月,很漂亮。

“紫蘇老師,這小東西好漂亮,我可以要這個嗎?”

紫蘇看了她一眼,點了點頭,“眼光不錯,這是具有破除幻境能力的魔光笛,你再看看其它的。”

明霧顏笑笑,“不要了,這些都是老師收集的所有寶貝,我要一個就好了。”

紫蘇嘆息了一聲,這丫頭到不貪心!

不過,他還是想給她,所以親自從裡面另挑了四樣他認為用得上的東西給明霧顏,“拿著!性命要緊,用得上就要用!”

“哦!好”明霧顏被紫蘇眼中的認真嚇到了,看來,等會兒的路真的很難走。

紫蘇見其他四人也不選,便自己替他們選了,“肖騎,你沒有儲物空間,那就送你一個,再加四樣靈器,你們三個就全挑用得上的靈器好了。”

分好東西,紫蘇將剩余的東西再收了起來,這次他是對這幾個小家伙下了本錢的,希望他們能平安。

雀澤是第一個踏上小道的,他才走上去,道路就關閉了,大家只能看到他在往前走,卻是看不真切了,也不知道他遇到了什麼。

“你們緊挨著走吧,我在最後。”紫蘇忍不住叮囑了一句,“一切小心。”

大家點了點頭,然後依次走上了自己的小道。

明霧顏走了一會兒,發現前面一簇藥草堵了路,路段有些長,可是她不明白這路上怎麼會長這麼多藥草的。

她仔細看了看,發現這一簇藥草中有一株毒草,她想了想,從空間拿出一個小鏟子就將那株毒草挖了出來。

這時,這一簇堵路的藥草突然間消失了,而自己手上,依然是一株毒草;。

她愣了好一會兒,然後從空間裡拎出來一只輕巧的木桶,將毒草放了進去,繼續往前走。

走了一柱香的時間,又遇到了一大截堵路的藥草,她細細的盯著看了一下,發現裡面有兩株毒草,無一例外的,她想也沒想的拿鏟子將毒草給挖了出來。

跟上次一樣的是,那些堵路的藥草一下子又全消失了。

如此反復,她遇到了十幾處有藥草堵路了,她也撿了一路的藥草,一個時辰後,她發現前方是一片的毒草,她郁悶了。

這一大片毒草看起來無窮無盡的,要挖到什麼時候?

就在她准備用火燒掉這一大片藥草時,她發現自己木桶裡的毒草居然變成了小半桶石頭,她郁悶了。

她揉了揉眼睛,又閉了閉眼睛,發現桶裡真的全是石頭。

難不成,這根本不是什麼毒草和藥草,而是幻術,或者陣法?

想了想,她仔細盯著前方那些堵路的藥草看了一遍,發現其中就一顆上等靈草,猶豫了一下,她從桶裡拿出一個石頭,直接扔中了那株靈草,下一刻,所有藥草再次消失了。

明霧顏這次是真的能肯定這些只是幻像了。

奉命安排這一次測試的綠澤見明霧顏能精准的分出所有的藥草,覺得有些驚奇,要知道,這丫頭之前的半個月還在看醫藥書籍呢,居然學的這麼快。

想了想,他把幻陣去除,將自己的藥植寶箱移到了這條路上,寶箱落地,無數的稀世藥植出現在了明霧顏的眼前。

可是,這次她扔出石子,卻沒有任何反應,她頓時頭大了。

這回不是幻覺了?

就在她左右為難的時候,她感覺到仙書神泥有了異動,她立即拿出來看了一眼。

“混沌寶寶,這是種植藥植的寶箱,也叫移靈三分地,是天地間唯一一塊自形意識的靈地,你滴一滴血在上面,看看有沒有反應。”

明霧顏眨了眨眼,猶豫了一下,還是拿出匕首在自己的手指上輕輕割了一下,有點疼,不過她信雪易寒。

等她的血滴到那塊種滿藥植的地上時,她只覺得眼前一道金光一閃,那藥植就不見了。

她還沒反應過來,就聽到了頭頂上傳來了一聲扼腕的怪叫聲,“我的寶箱……”

明霧顏朝頭頂和四周看看,沒發現有人啊,她召喚出了餛飩在前面開路,小心翼翼的走著每一步。

隱藏在暗處的綠澤簡直氣暈,同時又無比的驚訝,布置一場試煉,居然丟了自己的種植寶箱,而令人驚訝的是,上百年來沒法認主的移靈三分地居然喜歡上了一個小丫頭,還認她做了主人,真真是氣死他了。

蠻荒皓月的大殿內,紅魔是笑得不可抑制,“蠻寒,你也太腹黑了,想送顏丫頭東西,也不能這樣吧!你不怕綠澤跟你急?”

看著綠澤跳腳的樣子,他真的是笑著肚子都疼了。

不過,他這是開心的啊,誰讓綠澤這家伙這麼小氣,上次讓他給他種點桃子、李子嘗嘗,那家伙非說他的寶箱太高貴,不種這麼低俗的東西,這下好了,寶物都沒了,看他哭多久。

雪易寒睨了他一眼,“你覺得他敢?”

紅魔立即收斂了笑容;。

他差點忘了,世上又有誰真的敢對蠻王的決定有任何異議呢!

不過,話說回來,蠻寒對那小丫頭真的太好了,好的他都羨慕死了!

雪易寒捏了捏自己手上的仙書神泥,又傳過去一行字。

“移靈三分地的事要保密!”

紅魔側過臉過來看蠻寒寫的什麼,在看到這一行字時,他又掩著嘴笑了起來。

稍微有點實力的人都知道移靈三分地在綠澤手上,由其是御藥門的人,這保密一說,蠻寒這也算是給了綠澤面子了。

這邊,明霧顏發現那移靈三分地居然出現在了自己的手鐲空間裡,緊緊的挨著那十個池子,以至於整個空間看起來大了一些,她算了算,發覺那片長滿了各種珍貴藥植的地大約也就三分地吧,怪不得叫移靈三分地。

收回視線,她繼續朝前走,一點也不知道自己方才是奪了別人的心頭好。

這一次,她沒有再遇上什麼堵路的東西了,而是直接看到了三只倒在地上的奇怪生物,餛飩跑過去,一只爪子在一只魔獸身體上一踩,一顆紅艷艷的魔丹就飛了出來。

“主人,接好魔丹。”

“哦哦!”明霧顏這才反應過來,知道自己這是過關了,這三只魔獸就是自己過關的獎品,所以她趕忙接住了餛飩扔過來的魔丹。

等餛飩取出三顆魔丹,明霧顏問道:“這是幾階的魔獸啊?”

她至今也不懂得區分這些級別,也不懂得怎麼看,因為沒人教過她啊!

“都是三階的低階魔獸。主人,你再往前走一柱香,就可以坐下來休息,等其他人了。”餛飩知道自己這個主人其實很多事情都不懂,甚至,主人都不知道那十個藥池的好處,平時除了每天進來洗個澡,也沒見主人使用。

“嗯。”明霧顏點點頭,走到這條小道的盡頭後,便坐下來休息了。

沒過多久,她就見紫蘇出來了,她高興的站了起來,“紫蘇老師,我在這兒!”

紫蘇看了她一眼,臉上全是驚訝和喜悅,他是真沒想到,這個最讓他擔心的丫頭比自己還早出來。

他也在旁邊坐了下來,這才問道:“都遇到什麼了?”

“一些藥草裡面混雜了些毒草,好在我看了那麼久的醫書,挑出不一樣的就出來了。紫蘇老師,你呢?”明霧顏說得隨意而輕松。

紫蘇嘆了一口氣,“我遇到的是和你一樣的。”

沒有他想像中的危險,這到是讓他松了一口氣的。

兩人等了約麼一刻鐘,雀雅也出來,她也是毫發無損,三人一見就笑了。

“小師妹,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平安出來的。”雀雅笑著摸了摸明霧顏的頭。

“嗯,師姐,你的路上面也是藥草嗎?”

“是啊!我們兩個都是御藥門的,出來很容易,就不知道龍甜和雀澤、肖騎他們怎麼樣了。”雀雅的臉上染上了一絲擔憂。

她的話音剛落,雀澤就出現了,他有些狼狽,身上一團焦黑,若不是那兩只眼睛,大家都認不出他來。

紫蘇看了他一眼,勾了一下唇,“看來是把我給的靈器全用光了;。”

雀澤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,“這次多虧了紫蘇老師之前給的靈器了,不然那幻境我都破不了。”

明霧顏一聽,立即將紫蘇送她的除魔光笛外的四個靈器全部送給了雀澤,“師兄,這個給你。”

紫蘇站在旁邊看著笑,“你這丫頭到是大方。”

明霧顏回眸就對紫蘇笑,“那是紫蘇老師教育有方,我跟老師學的。”

紫蘇笑笑,隨他們去了,不過,這丫頭嘴還挺甜!

雀澤不好意思的道:“小師妹,你一個也沒用啊?”

要知道,他不止花光了自己帶來的所有靈器,還將紫蘇老師送的也用光了,這才這麼快出來的。

“嗯,沒用,我認識那些藥草。”明霧顏沒有多想,反正靈器再好,不如大家都平安。

雀雅見雀澤為難,也勸道:“收著吧,小師妹也是想大家平安。我的也沒用,我和小師妹都認識那些藥草。”

“嗯!”雀澤這才將東西都收了下來。

過了半個時辰,肖騎也出來,他和雀澤是一樣的,花光了所有靈器才出來的。

現在大家都在等龍甜了,可是,大家從中午等到了傍晚,仍然沒有見她出來,這會兒所有人都焦急了起來。

“甜兒師妹會不會遇到什麼不測了?”雀澤皺眉,神情也黯然了。

雖說歷練無情,但是他還是不忍同行的師妹出事啊!

紫蘇想了想,分析道:“我給龍甜的靈器是你們幾個之中最好的,如果她全用上,一定能出來的。”

臨近亥時,龍甜終於出來了,她的衣裳上全是血,人看起來比之前的雀澤還要狼狽。

所有人都朝她圍了過去,“龍甜,你還好吧?”

龍甜舉著自己手上的三顆魔獸丹笑道:“我沒事,讓大家擔心了,那三具魔獸屍體太堅硬了,我居然找不著魔獸丹,足足花了我兩個時辰取丹,衣服上的只是魔獸血。”

大家一聽,不約而同的松了一口氣,原來是魔獸血。

“霧顏,你不覺得那魔獸皮太厚了嗎?”龍甜一邊用水擦試著臉,一邊問道。

明霧顏笑笑,“我沒動手,是餛飩幫我取的魔獸丹。”

說著,她取出了自己的傘亭,讓龍甜進去換衣服。

等大家整頓好後,雀澤將小師妹給自己的四個靈器分了兩個給肖騎,然後一行人踏入了第三重山。

這一關,他們每人要獵殺一頭中階魔獸,或者十頭低階魔獸,任務比之前重了許多。

明霧顏看了一眼在一邊走一邊吃東西的龍甜一眼,“你沒有靈獸嗎?”

龍甜是御靈門的人,按理說,來歷練的御靈門弟子,都是帶著靈獸來的,為什麼她從沒見過龍甜的靈獸?

龍甜有些郁悶的道:“有,就是太醜,我不好意思拿出來。”

她好想要一只霧顏那樣的小靈獅,真的是酷斃了,而且還能幫主人取魔丹,太令人羨慕了;。

雀雅一聽她們的談話,忍不住笑了起來,“小師妹,你不知道吧,甜兒的靈獸是一只靈蟲,就是那種長得像毛毛蟲的東西,因為沒有五行能力的人,一生最多只能契約五只靈獸或魔獸,所以他們都非常的慎重。”

明霧顏笑笑,“靈蟲也沒什麼不好的,攜帶方便,容易出奇不意,可以做為保命絕招。”

龍甜也笑道:“小靈沒有這麼厲害的,它就是一貪吃鬼,愛甜食,我給你看看它。”

說著,從口袋裡取出了一只綠色的蟲子,又道,“它的能力沒有別的,就是治愈,它的唾液能治愈很多外傷,還有些清涼解毒作用。我下一只靈獸想要一只具有攻擊能力的,這樣才能保護我和小靈。”

“嗯,小靈可愛多了。”明霧顏覺得,跟明若妍的那條靈蛇比起來,她更喜歡龍甜的靈蟲。

看來,真是什麼人擁有什麼樣的寵物啊!

就在她們談論著靈獸的時候,前方突然傳來了凄厲的慘叫聲,緊接著,前方火光衝天,有不少人在奔走逃竄,尖叫聲不止。

紫蘇皺了一下眉,“看來很多隊伍都在第三重山,而且遇到大麻煩了。”

“是很厲害的魔獸嗎?”明霧顏理所當然的認為是遇到強勁的大魔獸,**oss了。

“不,不是一只,是一群,曾經在二十年前魔獸森林的歷練中出現過一次魔獸潮,即第三重山的所有魔獸都集體出動,那時的歷練只有少數人幸存,死傷慘重,你們准備好靈器,別亂跑。顏丫頭,你的五行靈珠用起來,護住龍甜,雀澤和肖騎護好了雀雅。”紫蘇神色凝重的吩咐著。

“好”明霧顏立即取出了五行靈珠,用力一捏,展開五行防護罩護住龍甜。

不多一會兒,有人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,人數還很多,又過了一會兒,前方的獸潮似乎停止了,震天的魔獸嗷嗷的齊聲叫喚,十分的可怕。

明霧顏心想,這些魔獸是在阻止這些人走進這裡,進入第四重山吧!

受傷的人越來越多聚到了明霧顏他們周圍,很快,有人認出了雀雅,開始求救。“雀雅師姐,救救我……”

雀雅看著那滿身是血的一個師弟,於心不忍,便停下來替他治傷了。

紫蘇看了看前方,然後轉身對明霧顏他們幾個道:“能幫得上忙的,就幫個忙吧,我去前面看看。”

“紫蘇老師,我跟你一起去!”明霧顏並不打算救這些人,因為,跟她沒關系。

“好,你一起來。”紫蘇點了下頭,帶著明霧顏一起朝前走了。

雀澤和肖騎他們見小師妹是跟著紫蘇老師走的,就沒有多想,留下來和龍甜一起給雀雅打下手救人了。

約麼走了一柱香的時間,明霧顏看見大師兄正在給人治傷,那四周,躺了一堆的人,就是劉扯師兄也是靠在一棵邊閉著眼睛調息,一大片被撕裂的肉正吊在手臂上,一看就很疼。

明霧顏直接跑了過去,“大師兄,我來幫你!”

紫蘇點點頭,任由她過去了,自己則四處察看。

蒙歌一聽到明霧顏的聲音,立即抬了一下頭,在看到那麼小巧可愛的身影跑過來時,他不自覺的笑了,“小師妹,你們也來了呀,還好你們來晚了些。”

-本章完結-

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