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寶典

湖風凜冽,暗月清冷。

洛青舟看著坑裡的木盒,沒由來的打了個寒顫。

又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拱門。

然後深吸一口氣。

大著膽子,伸手打開。

木盒裡並沒有人頭人手,以及其他可怕的東西,竟只有一本封面泛黃的書籍。

洛青舟愣了一下,伸手把書拿了出來。

隨即瞳孔一縮!

那書籍封面上赫然寫著幾個大字:《葵花寶典》!

“欲練此功,必先自宮……”

他腦海裡瞬間浮現這幾個大字來。

不對!

他又靠近仔細看了一眼,書上那第一個字竟不是“葵”,而是個“菊”字!

菊花寶典?

他嘴角抽搐了幾下。

修煉《葵花寶典》是要割掉前面的弟弟,難道修煉這《菊花寶典》,則需要割掉後面的菊花?

Advertising

這也太操了吧!

不知道割痔瘡有沒有用……

不過這書並不一定就是修煉秘籍,說不定是一本“采菊東籬下”的詩集或者某種小黃書。

借著白雪的亮光,洛青舟迫不及待地翻開了書籍的封面。

第一頁上豎著寫著幾行小字:吾窮盡一生心血,著得三件功法,一為煉體內功心法《菊花含苞》,二為煉體之術《菊花迎霜》,三為拳法《菊花怒放》……

署名:菊花道人。

“還真是修煉秘籍。”

洛青舟心頭有些激動,又抬頭看了一眼拱門處,躲藏在茂密的花叢中,繼續翻著書頁。

書籍不是太厚,但裡面竟然記載了三套功法。

每頁都有簡單的圖畫和文字講解。

那些圖畫雖只有寥寥幾筆,卻是栩栩如生,簡單明了。

同時,有幾頁專門畫出了人體的各個穴竅,以及隱藏的暗竅,還有幾頁畫著人體的皮膚肌肉骨骼等等。

洛青舟不求甚解,一頁一頁地翻著。

不知道是這具身體原本隱藏的,還是他自帶的,他竟可以過目不忘。

只需在心中默讀一遍,所有的文字都會記在心中;只需用眼睛看一遍,所有的圖畫都烙印在腦海。

Advertising

所以他翻看的很快。

一盞茶的功夫,他翻完了所有的書頁。

抬頭看了一眼拱門處,他又快速把書籍放進了木盒。

然後重新掩埋了起來。

做完這一切,他方離開這裡,回到了小院。

小蝶已經回來,正躺在他廂房的床上幫他暖著被子,見他進屋,連忙道:“公子,外面那麼冷,趕快上來吧,進被窩裡暖和著。”

主僕兩人經常一起坐在床上相互取暖說話,並沒有什麼可避諱的。

小蝶原本就是他的通房丫鬟。

不過洛青舟今晚有心事,並沒有立刻上床,看了她一眼道:“你先捂著,我去門口坐會兒,想會兒事情。”

門口的火盆裡。

木材都燒成了炭,紅通通的,最適合烤火了。

洛青舟在門口的小板凳上坐下,閉上眼睛,在腦中回憶了一遍剛剛看到的圖畫和文字。

果然都銘記在腦海中。

回憶了一遍,愈發清晰深刻。

書上記載,煉體必須要先修煉內功心法,煉體先煉皮。

Advertising

沒有內功之氣在體內流轉,煉皮時可能會造成不可逆的創傷,而且達不到任何效果。

洛青舟先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理解著那套名叫《菊花含苞》的內功心法。

閉眼,目光內視。

想像自己化作一縷氣,進入地底土壤,一片漆黑。

然後卷成一團,生在種子,埋在土壤。

頭頂風吹日曬,雨打電閃,四周昆蟲游過,蚯蚓梭巡。

風透過土壤縫隙,落在身旁。

雨淋淋漓漓,打濕了全身。

反反復復。

又一日,陽光明媚,他開始生根發芽。

日復一日。

隨即破土而出,茁壯成長。

枝葉開始繁茂,花蕾開始結出……

最終化為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苞,經風度雨,吸靈沐陽,蓄積力量……

洛青舟竟不知不覺間進入了假寐修煉的狀態。

體內一股氣流順著書籍上標記的各個穴竅,開始流動衝擊,兩周天後,終於從磕磕絆絆變的稍稍順暢起來……

“公子……公子……”

耳中忽地響起一道焦急的聲音。

洛青舟驚醒,睜開眼來。

小蝶正蹲在他的身旁,兩只手不斷地推著他的身子,消瘦的小臉上滿是焦急和不安。

見他睜開眼來,小丫鬟終於松了一口氣:“公子,你嚇死奴婢了,怎麼坐在這裡睡著了呢?會著涼的。”

洛青舟感到腹部位置暖洋洋的舒服,問道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小蝶道:“快兩個時辰了呢,奴婢以為公子在想成親的事情,就沒敢過來打擾。剛剛過來才發現公子睡著了,奴婢喊了好半天,公子都沒有醒呢。公子,快進屋吧,奴婢已經幫你把被子捂暖和了。”

洛青舟心頭暗驚。

明明感覺只有恍惚間的時間,誰知竟快兩個時辰了。

起身,頓時感到神清氣爽,耳清目明。

這修煉之法果然厲害!

只修煉了這麼一會兒,便有如此效果,假以時日,又將會怎樣一番光景?

到時候他可能就再也不是這個文弱氣衰,手無縛雞之力的廢書生了。

進了屋,看著桌上堆疊的書籍。

他隨手拿了一本,對著窗外的光亮看了一眼,書的封面上寫著《東籬筆記》四個大字。

正要翻看一會兒平復一下心頭波動的情緒時,小蝶又在旁邊催促道:“公子,天黑看書對眼睛不好,你自己說的。時候不早了,該上床睡覺了。”

洛青舟只得放下書,走到了床邊。

小蝶幫他脫掉了外衣,外褲和鞋子,掀開被子,讓他趕快進去。

原本這些事情洛青舟都可以自己做的,不過這三天的相處,他知道這丫頭比較倔強和盡忠職守。

“這些都是奴婢分內的事情呢,公子要是自己做了,奴婢還有什麼用呢。奴婢沒用了,還不如去投井了算了呢。”

三天前,洛青舟准備自己脫衣服時,小丫鬟撅著小嘴這般說的。

所以,他也就不再勉強。

“公子,今晚……天這麼冷,奴婢……奴婢可以跟公子睡一起嗎?”

等洛青舟進了被子後,小蝶卻沒有走,而是站在床邊,在黑暗中紅著小臉輕聲道。

洛青舟想起了之前聽到的這小丫頭的心聲。

不過他並未拒絕。

“可以,你睡在腳頭吧,這樣晚上咱們都暖和一些。”

洛青舟的語氣很溫柔。

自從母親被害死後,這小丫頭一直都與他相依為命,從未嫌棄過他,事事都為他著想,什麼粗活累活都不要他做,對他忠心耿耿,盡忠盡責,體貼溫柔。

所以在內心深處,他早已把這個小丫頭當做親人了。

小蝶聞言,心頭喜悅,臉蛋愈發紅了起來,立刻去關了門,過來脫了鞋子,上了床。

“我先睡在公子的腳頭,跟公子聊會兒天,然後再過去……過去教公子洞房……”

洛青舟看著她的眼睛和一臉羞澀的模樣,突然又聽到了她的心裡話。

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