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湖底石像

姐夫買了很多嗎?

秦微墨心裡暗暗想著。

在眾丫鬟嬤嬤的簇擁下,來到了洛青舟的住處。

但小院的大門關著,門上已經上鎖。

人已經不在。

秦微墨站在門外發愣。

珠兒連忙上前看了看鐵鎖,轉頭道:“小姐,姑爺應該剛出去不久,奴婢這就帶人去找。”

秦微墨猶豫了一下,搖了搖頭:“算了珠兒,姐夫可能還有其他事情要忙,我們回去吧。”

“可是小姐,你好不容易出來一趟……”

“沒事,回去吧。”

秦微墨又看了一眼關閉的大門,在秋兒的攙扶下,和其他丫鬟嬤嬤的簇擁下,轉身離開。

珠兒很生氣,抬腳對著那關閉的大門踢了踢,嘴裡忿忿道:“可惡,每次小姐來都不在!就是故意的!”

秦微墨一行人,在經過“靈蟬月宮”時,突然看到百靈站在門口,手裡也拿著一串糖葫蘆在吃著。

那糖葫蘆就只剩下了最後一顆,她只敢用舌頭舔著,似乎舍不得吃。

“二小姐,你怎麼出來了?”

百靈看到她們,連忙打了招呼。

Advertising

秦微墨看了她手裡的糖葫蘆一眼,柔聲問道:“百靈,這糖葫蘆,是姐夫給你們的嗎?”

百靈一聽她提起糖葫蘆,突然委屈地道:“是姑爺給的,可是姑爺好偏心,竟然給了嬋嬋兩串,就給了人家一串。嬋嬋明明從來都沒有理過姑爺的,人家對姑爺才是最好的,姑爺太讓人家傷心了。”

秦微墨微微一笑:“我剛剛也看見嬋嬋了,估計是她自己去要的。姐夫不懂拒絕,自然就給她了。”

百靈眨了眨眼睛,很客氣把手裡那剩下的最後一顆糖葫蘆伸出去,問道:“二小姐,你……你要不要吃?”

一邊說著,又一邊往回縮了縮,明顯一副不想給的模樣。

然後又加了一句:“我……我舔過。”

珠兒怒目而視。

秦微墨笑道:“不用了,你吃吧,我該回去了。”

百靈立刻縮回了手,滿臉開心地揮手道:“二小姐,再見。外面風大,你快回去吧。”

說著,又伸出粉嫩的小舌頭,舔了一下那顆糖葫蘆。

秦微墨被眾人簇擁著離開。

待一行人走遠後,百靈方收回目光,咬了一口手裡的糖葫蘆,又扭頭看向了洛青舟住的方向,喃喃地道:“二小姐跟姑爺……不對勁兒啊。”

隨即她轉身回屋,大聲道:“嬋嬋!臭嬋嬋!再給我一顆!我告訴你一個秘密……”

“砰!”

“砰!砰!砰!”

Advertising

月夜聽雨苑,西北角落的竹林裡。

洛青舟赤著身子,只穿了條短褲,正在修煉。

外面大雪紛飛,寒風凜冽。

他卻是全身發熱,皮肉漸漸變的滾燙,汗水順著充滿光澤的肌膚,如雨水一般流淌而下。

飄落的雪花,還未接近,便已融化。

那棵倒在地上的大樹,被他從下午一直折磨到傍晚。

原本完好的樹干,已變的碎軟如絮,慘不忍睹。

“砰!”

那截剩下的樹樁,也被他最後一拳打的裂成兩半。

又打了兩遍奔雷拳,方收功回家。

正在廚房裡熱著那碗雞湯時,小蝶端著飯菜回來。

主僕兩人吃完晚飯,喝完了雞湯,見天已經黑了,又拿了衣物,去了湖中洗澡。

這種寒冷天氣,在湖裡泡著溫泉,最舒服不過了。

雪花飄落。

湖面熱氣氤氳,朦朦朧朧。

Advertising

兩人赤著身子,下了水中。

洛青舟坐在淺水處的岩石上。

小蝶站在他的背後,溫柔地幫她搓著後背。

兩人隨口聊著天。

小蝶突然問起了他今天去成國府的事情:“公子,今天回去,有沒有人欺負你?”

洛青舟自己搓著胳膊,不禁笑道:“有嬋嬋姑娘在,誰敢?”

小蝶蹙著眉頭道:“公子,下次不要再回去了,那裡……那裡都是壞人。”

洛青舟沉默一下,腦海中浮現出那道穿著紅裙紅著眼睛的嬌小身影,神情微微恍惚了一下:“也有好人。”

小蝶愣了一下,低聲道:“是二夫人和小樓小姐嗎?公子今天見到她們了嗎?”

洛青舟回復了平靜:“見到了,她們都挺好。”

小蝶嘆了一口氣:“當初公子故意不理小樓小姐,還出口傷害她,奴婢看到她哭了好幾次呢。那段時間,小樓小姐每天都會在門外可憐巴巴地等著,希望公子回心轉意……她哪裡知道,公子其實是……”

洛青舟低頭搓著身子,臉上看不清表情:“她其實很聰明的,跟她娘親一樣。”

“嗯,小樓小姐很聰明,也很好……奴婢原來被欺負,小樓小姐總是幫奴婢……”

小蝶想起往事,紅了眼睛。

洛青舟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,柔聲安慰:“好了,都過去了,別再想了。”

小蝶咬了咬嘴唇,問道:“公子,你以後還會回去嗎?”

洛青舟沉默了片刻,道:“會。”

“是因為小樓小姐嗎?”

洛青舟搖了搖頭:“也不全是。”

“那是因為什麼?”

“因為……”

洛青舟苦澀一笑,臉上露出了一抹自嘲:“因為那裡有我的父親,有我的兄長,有我的長輩……那裡是我曾經的家……他們讓我回去,我能不回去嗎?”

小蝶蹙眉道:“可是公子……他們根本就沒有把公子當做家人……公子可以拒絕的,反正他們也不要公子了。”

洛青舟搖頭道:“沒你想的那麼簡單。除非,我以後不考取功名,不在這裡生活下去了。”

小蝶不懂。

洛青舟耐心解釋:“百善孝為先,對於大炎帝國的每一個人來說,孝都是立身之本。無論對於我們讀書人來說,還說對於武者來說,孝名都很重要,如果不孝之名傳出,別說去考試,就算想要報名,都不可能。還有規矩,長幼有序,嫡庶有別的規矩。洛玉是嫡子,又是兄長,他主動邀請我回去,我怎麼可能不回去?更何況,成國府裡還有我的長輩。我雖入贅,卻並沒有隔著千山萬水,即便隔著千山萬水,如果家裡長輩開口,也沒法拒絕……除非……”

小蝶苦著臉道:“公子,奴婢還以為我們離開了那裡,就再也不用回去了呢,原來……”

“會有那麼一天的。”

洛青舟眸中深處的寒芒,一閃即逝,轉過身,溫柔地撫摸了一下她的臉蛋兒,安慰道:“別怕,你不用理他們,你只管好好服侍你家公子就夠了。”

小丫頭與他赤身面對著,又見他目光瞄了一眼自己胸部,頓時小臉一紅,低下了頭,羞澀地道:“公子,奴婢想……”

“不准想,說了再長一年的。”

“不是,奴婢想……”

“好吧,又想尿尿?走遠點去。”

“嗚……不是尿尿,奴婢想……想吃魚魚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洛青舟:“魚魚那麼可愛……”

“可是好香……”

洛青舟指了指自己的臉:“親三下。”

小丫頭立刻開心抱住他的脖子,撅起小嘴,對著他的臉頰就“吧唧吧唧”親了三下,還想再親時,洛青舟連忙掰開她的胳膊,忽地向前一撲,“噗通”一聲,鑽入了水底,去找魚魚去了。

湖底幽暗,但視線很快適應。

洛青舟屏住呼吸,向著中間的深處游去,快要接近湖心那座閣樓時,忽地發現前面的荷花叢下,出現了一抹光亮。

什麼東西?

當初在湖底發現了日月寶鏡,還有這湖水常年溫熱,他就感覺這座湖很不簡單。

此時看到那抹光亮,他沒有猶豫,立刻游了過去。

本以為又什麼什麼寶物,可是待游到近處時才發現,那竟是一座埋在淤泥中的石像。

發光的是石像的一對眼珠。

那眼珠不知是何物質制作而成,即便在幽暗沒有月光的湖底,也散發著微弱的熒光,看著頗為詭異。

洛青舟伸手慢慢地撥開了石像上的淤泥,發現這具石像的腦袋隱約像是一只動物。

但具體是什麼動物,他也看不出來。

不過肯定不是人。

石像的胸膛和下半身,依舊埋在湖底深深的淤泥中。

洛青舟又把它胸前的淤泥撥開,突然感到一股暗流從它胸前傳來。

又撥弄了一下,手忽地一空,竟一下子穿進了石像的胸膛。

空的?

他愣了一下,快速撥開旁邊的其他淤泥。

這才驚愕發現,這石像的胸前,竟有一個黝黑的大洞!

他低頭向著洞裡望去,裡面黑漆漆的,深不見底,竟像是一條暗道!

正在此時,一條渾身熒光閃閃的魚兒,突然從裡面鑽了出來。

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